老土
  一個偶然因素,導致了一個偶然的進球,成就了一支球隊的榮光、一支球隊的失敗。
  荷蘭對墨西哥,比賽進行到87分鐘,荷蘭還0:1落後。這時,球反彈至禁區線附近,斯內德迎球發炮,球應聲入網,此後羅本又博來爭議點球,荷蘭闖入八強。如果沒有斯內德比賽尾聲的進球呢?
  八強對陣哥斯達黎加,120分鐘激戰,勝負未分。最後一刻,範加爾換上了替補門將克魯爾。因為主力門將表現不錯、並未受傷,換上一個身體發涼毫無手感可言的替補門將,簡直是瘋了。但就是這個替補門將,接連撲住兩粒點球,為球隊贏得了勝利。這一違背常規的換人,賽後獲得一片稱贊,號稱神來之筆。英格蘭足壇名宿萊因克爾發推特嘆曰:“也就是範加爾能作出點球戰換門將這種事,真是大師級的謀劃。不過他知道克魯爾在英超面對20個點球只撲出去2個嗎?”這恰恰說明,史無前例,即為偶然。
  範加爾為何那麼信任克魯爾,我所知不多。我只知道,這克魯爾身高臂長,撲點球有優勢。也許,在隊內訓練時,他已充分展現出自己的特長。既然如此,我們不難推斷:再遇點球大戰,克魯爾還會上場。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點球戰出現了,克魯爾卻沒能出現。因為在半決賽加時賽,核心範佩西仍在夢游,以至連胡咧咧的中國解說都看出這是漏洞,為此,範加爾只好用上了最後一個換人名額——他當然想在120分鐘內解決戰鬥。而結果就是,克魯爾沒能上場,荷蘭隊點球出局。聖範佩西失常,這是第一個偶然;這一偶然,必然地帶來了又一偶然:克魯爾不能上場。
  這屆世界杯,究竟有多少偶然,誰又能說得清呢?
  年輕的“紅魔”比利時隊,1/4決賽0:1不敵阿根廷。賽後,主教練威爾莫茨很不服氣:阿根廷隊利用了我們球隊的年輕。我們踢得更好。輸了還強詞奪理,威爾莫茨是有資格的。他的隊伍表現得更為搶眼,卻在開場8分鐘時意外丟球:阿根廷傳球,球碰一隊員腿部變向,低飛至伊瓜因面前。伊瓜因順勢一個撩射,球入大門遠下角。而守門員視線被擋,反應不及。
  同樣的情形,又如巴西對智利。加時賽進入尾聲,智利前鋒一腳勢大力沉的遠射,球彈門梁而出。要是這球進了,哪裡還有後邊的點球決勝?
  足球號稱世界第一運動,不僅僅是從事這項運動的人員最多,還在於它本身的豐富、玄妙、變化萬千。人說,世界上60億人,找不出兩個完全相同的。世界上,也沒有兩場一樣的足球比賽。正是這一次次的偶然,造就了一次次的意外,演繹出一齣出黑馬逆襲、以弱勝強的人間悲喜劇。設若人們可以憑藉球市上的身價、紙面上的實力、輝煌的歷史來判斷勝負,足球斷然不會有此魅力。所以偶然,實乃足球場上的必然,得之者幸甚,敬請珍惜,天與毋受,必遭天譴——那些屢屢浪費機會的球隊,譬如韓日世界杯和本次世界杯的意大利,往往會吞下自己釀造的苦酒。被別人借偶然之機拿下的球隊,也不用怨天尤人,比如奮戰至最後一刻被梅西禁區線外的一腳弧線球殺死的伊朗,誰讓你明知這是梅西的攻擊點而不早出腳0.1秒鐘呢?若是,那你就會成為這次偶然的敵人、那支幸運的球隊。
  但是,偶然畢竟是偶然。小組賽之後,我們發現進入16強的有8支南美球隊,而哥倫比亞、哥斯達黎加、智利、墨西哥球隊的賞心悅目,讓我們激動不已,我們不禁會想:第三世界,這是要逆天嗎?但四強出台,巴德荷阿,全是足壇老牌帝國;阿根廷在全場並無明顯優勢的情況下拿下伊朗,靠的是偶然,但亞洲球隊小組賽全部出局,就不再是偶然。
  中國球迷,經常被偶然這事兒糾纏。歷史上著名的“5·19”、“黑色三分鐘”,都屬偶然。在經歷那麼多次偶然事件的傷害之後,中國隊上場就犯傻,聯賽中看起來還不錯的隊員,到了國家隊,都像暈頭鴨子。所以,才會被泰國隊打個5:1,11人會輸給10個人的馬裡隊。中國隊輸,這已是必然。
  其實,偶然,在其出現的時候,它是。好的球隊,不僅會抓住偶然,還會創造偶然。偶然屢屢出現,那時就是必然。偶然與必然之間,會相互轉化。那個浪費機會的隊,會被自己作死,而抓住的隊,就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詞源和註腳。對於偶然與必然,既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也不能只見森林不見樹木。  (原標題:足球場上的偶然)
創作者介紹

不男不女

hy29hyvr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