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燈夜話
  □趙黑(媒體人)
  我一點也不討厭C羅。
  當年那個在高速行進中不動聲色就能背後拉球使出克魯伊夫轉身的翩翩少年其實很討人喜歡。即便如今已拿到無數榮譽,C羅也還是當今國際足壇求勝欲望最為強烈的球員之一。
  之所以也談不上喜歡,其實還是覺得C羅還不夠好,他本應是傳說級的球員。
  不過在馬瑙斯這個炎熱的夜晚,一些事情悄然改變了。
  膝蓋的傷勢讓一貫獨來獨往的C羅突破起來有些力不從心,這種情況下他終於做出了轉變,開始更多的傳球。
  對勝利的渴望在世界杯賽場上終於戰勝了一個人玩耍的愉悅,然後我們就看見了比賽最後一秒的那記救命傳球,C羅的這一腳重新給了葡萄牙人希望,哪怕僅僅是理論上的。
  C羅的這腳傳球你看了很容易想起“圓月彎刀”四個字,當那個球像精確制導的導彈一樣在空中划出明顯的弧線繞過後衛並找到瓦內拉的頭頂時,你甚至可能會想,這球好像貝克漢姆的右腳傳中。
  傳說級的球員正是這樣,哥不在江湖,江湖上卻依然有哥的傳說。這個夜晚C羅可能體會頗多,記住這個夜晚的體會,那麼他就朝傳說又邁進了一步。
  當然,傳說也有兩種,一種是久不在江湖人們依然記得,比如貝克漢姆。另一種則是,聽說了很久,卻從來看不見,比如葡萄牙隊的首發中鋒。
  首輪比賽葡萄牙首發中鋒阿爾梅達28分鐘就受傷下場,埃德入替。昨天比賽,只用了17分鐘,波斯蒂加又因傷下場,還是埃德入替。要我是埃德我就會不高興了:教練你這玩NBA呢,每場都弄假首發,然後十幾分鐘人家還沒準備好就又要讓我上場,這是要競爭最佳替補嗎?幹嗎就不能直接讓我首發呢?
  俄羅斯主帥卡佩羅酷愛收藏畫作,他的藏品總價值超過一千萬英鎊,他最喜歡的畫家剛好是俄羅斯人康定斯基。康定斯基畫風抽象與野獸並重,而卡佩羅治下的俄羅斯隊卻風格嚴謹而朴素。儘管差點就不敗,但卡佩羅的戰術其實早已落伍,再過些年,也只能淪為傳說了。
  真正偉大的傳說,應該是像克林斯曼那樣的與時俱進,無論是做球員還是當教練都是人生贏家。以至於,德國電視臺在轉播世界杯時,有一臺攝像機專門對著克林斯曼。  (原標題:C羅距傳說近了一步)
創作者介紹

不男不女

hy29hyvr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